无口语重度自闭儿如何逆袭成为一位人生赢家般

在线预约 | 问答医师      进入医师答疑区     来源:河南省医药科学研究院附属医院

两岁半的时候,我一个音节都发不出,害怕着这个世界。

四岁的时候我被诊断为重度自闭症,还是非典型的。

五岁的时候我人生榜首次讲了完整的句子。

以前KerryMagro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常常以这三句话开头。

而现在当他人提起他,则会说:

KerryMagro是一个的演说家。

他主持的脱口秀和撰写的畅销书无一不让人为他的潜力感到惊叹。

作为一名慈善基金会的管理人,他为自闭症个体的安置和就学做了许多努力......

▲儿时的Kerry

▲成年后的Kerry

这一切,到底从哪个环节开始“跑偏”,超越了世俗的想象,让一个无口语的重度自闭症儿童逆袭成为一位人生赢家般的高富帅?

1“我的记忆从愤怒开始”

小时候的他似乎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愤怒,对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感到强烈的不满。Kerry的妈妈曾经在信里描述到:

Kerry是我们的独生子,他两岁半时,开始出现了极端的感觉综合失调迹象,他害怕各种各样的感觉问题。风、雨、水、噪音和柔软的东西都是触发的主要原因所在。有个问题是,我们一度无法给他洗澡--因为他不能感觉或触摸到在他身下不平整的表面,比如沙子或是秋千。

他被两个不同的学前学校劝退,因为他们不知如何教育他,此后他更愿意独处,既不和其他孩子玩耍,也不参与;他语言发育迟缓,假扮游戏有限,旋转,环境转换适应能力弱且易怒。他的运动神经发育严重落后。当我在早上把他扔在学校门口,他大哭大闹不想进去,当我在下午接他回家,我必须拖他出来,因为他大哭大闹不想离开。

他的认知技能甚至比重度智力障碍的孩子评估出来的结果还低。家人一度为他的状况感到心碎。可不理解当下处境的他,却总是没玩没了地跟所有人发脾气。悲伤的是,没有一位家人理解他的处境。

“我感受到了无尽的愤怒,却不知道怎么处理它们。”Kerry这么说到。

2“持久的干预训练拯救了我”

Kerry今年29岁,依然接受着必要的物理治疗以及职业治疗,此外还有额外的演讲训练随时对他进行支持。

他在被诊断出来患有自闭症的时候并没有经常去复诊。家人试图让他进一个残疾小孩学前教育班,但因为不被接收,所以家人开始请一位儿科职业治疗师在家里针对言语与感觉统合失调为他治疗。

这样的治疗持续到了七岁,同时,他还在学校的多重障碍班里接受言语训练和职业。七岁后他开始在哈肯萨克市医院接受集中的物理和职业治疗,在那里,他做了很多前庭觉规划方面的治疗。

慢慢地,Kerry对叫他、表扬他,奖励渐渐开始有反应。家人们制作了有一百万个“做得好”贴纸,磁石,纪念品,以及家庭国内部自治的钱币物品交换系统。如果他尝试做一件事情三次,就能赢得一个提前说好的奖励,比如去看一场电影,一个动作人物,或是一场比赛。

三次以后,如果他不想再尝试,家人也会同意他停下来。因为有时他做任何事情都不愿意重复三次,所以家人总误以为他就是这样的。但坚持体育运动之后,家人发现他喜欢保龄球,踢足球以及打篮球。这使得他通过大量的体育运动获得了训练的机会。

对Kerry来说,体育运动是非常有效的。虽然他不喜欢周围有很多人,但是家人想办法让他参加了儿童保龄球训练,然后送他去了JJC为有精神障碍的孩子们办的夏令营。夏令营非常好,他们每四十分钟就会换一项活动,这能帮助他适应环境。

“我很感谢我的父母在我无助无知的那些年付出的关爱和耐心,我才有办法坚持下这20年的训练治疗。没有这些治疗,我可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在一次在高校里的演讲上,Kerry讲述了坚持几十年的训练治疗是多么的困难。这些辛苦塑造了他现在所有的成就。

3“自闭症谱系是多么广的一个概念”

小时候的Kerry有这么多挣扎,到了中学的时候他在经过了那么多年的言语治疗和物理治疗之后,他决定他不要让自己的人生被自己的诊断局限。所以,他为自己设置了一个新的梦想:我要上大学。

一开始只是想要证明给周围对他另眼相看的人们看,但是,随着他学习的进行,Kerry开始意识到这将是他改变自己人生的重要机会。进入大学的自闭症成年个体非常少,而且全部都是阿斯伯格症个体。所以大众都觉得,普通自闭症个体上大学就是在做梦。

“你怎么可能有自闭症?你根本跟我或者其他自闭症患者不一样。”

每次听到这样类似的话,kerry心里都很受伤。小时候的他是个无口语、有严重行为问题的自闭症儿童,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大家都默认了他当时糟糕的状态。可现在他能流利说话,可以主持脱口秀,却有一堆的人问他:“你怎么可能是自闭症?”

因为Kerry不只成功上了大学,还修读了研究生课程,并顺利毕业。在其他人眼里,这并不是自闭症孩子能够做到的事情。

为什么这样的我就不是自闭症了?Kerry无数次这么问自己。

大家都习惯了给有自闭症的个体设限,就好像他们做不到许多的事情。虽然的确有一部分是这些孩子很难做到的,但是也有很多孩子都能做到。比如恢复语言,比如正常上学,比如给自己找到一份工作。

所有人都忽略了这样的一件事,所有的自闭症个体都有身为普通人类的潜力,去完成他们想要完成的事情。只要家庭和社会给他们的支持充分,他们就能活出各自的样子。就像Kerry一样。

尽管在新泽西读的这几年大学让他经历了许多挣扎痛苦,但Kerry并不感到后悔。他说,“(我的事让)其他人明白实际上没有人的潜力是被局限的,不管是被社会,还是被病症。”

谱系之所以是谱系,就是因为它涵盖的范围这么广,广到可以让一个自闭症孩子出现翻天覆地的成长。每个人都应该像期待普通的孩子成长一样,期待着这些自闭症儿童爆发他们的潜能。

4“自信是每一个自闭症孩子的救赎”

五年前Kerry选择策略性沟通作为研究生专业课程时,很多人都有疑问。作为一个5岁才讲出榜首句完整句子的重度自闭症青年,他什么资本选择这个专业?

Kerry讲到,“沟通是我成长过程中大的短板。我想说的话从来都不能顺利地如我所愿表达出来。不管是我不知道要讲什么的时候,还是我知道要讲什么却从来讲不出来的时候。

直到高中时候,我开始打篮球。在篮球上的良好表现,给了我这样的想法-我的确有能力可以把事情做好。所以我开始在沟通上花更多的时间和努力。在学校里,我依然不是一名很好的沟通者。正因为如此,我更要选择这个专业,因为作为一名在沟通上不足的自闭症个体,我更应该学习沟通。我知道我有这样的热情去传达我想传达的内容,我不能让表达能力变成这个障碍。”

依靠着在篮球运动中获得的自信,Kerry选择面对自己的弱势迎难而上。这个决定,不仅使得他后成功毕业,而且成了知名的自闭症演说家,还主持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

“每个人都需要明白的一点是,只要有自信,你可以做到你想做的事情。这对于有自闭症的个体来说,至关重要。”

5“未来值得期待”

Kerry如今已经是一个29岁的翩翩青年。他不仅在各大高校做关于特殊群体的励志演讲,还从2015年起有了自己主持的电视节目,叫《不一样的美丽》。他在2013、2014和2015年发表的三本书都拥有很好的销量。

此外,他还成了一个慈善基金会,帮助有自闭症的个体进入大学学习。这个基金会至今已经帮助了45位自闭症个体进入大学学习,超过一半的个体曾被诊断为重度自闭症。其中有7名由于成绩和表现优异,还获得了来自就读大学发放的奖学金。

“我为我能帮助到其他像我一样的自闭症个体,感到很感激也很骄傲。同时我对我自己的未来也感到十分期待。我感觉我还可以做许多的事情。一切有待探索。”

每一个自闭症儿童都拥有无限的潜能,只要家庭给予期待、支持和信心,他们也将有值得期待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