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患者的语言沟通有哪些问题

在线预约 | 问答医师      进入医师答疑区     来源:河南省医药科学研究院附属医院

  虽然孤独症患儿的沟通困难不局限语言交流,还伴随非言语沟通交流困难,但是我所遇到的绝大多数家长都是因为孩子的语言发育落后才发觉孩子的异常。比如,孩子已经2岁多,甚至三岁多还不会简单的称呼,或者只会简单的称呼性语言。还有些家长是因为孩子说话像“机器人”来问诊的。

  一个完整形式的言语定义,其实包含了4个方面:1、有交流的意愿和需求;2、有对要传递信息的意义理解;3、能找到表达信息意义的词汇;4、能将这些词汇从内心的抽象状态变成实际的发音。

  孤独症患儿在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问题。榜首种情况,患儿没有交流的需求和意愿,更愿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对外界语音信息给予关注。在这种情况下,患儿“呼而不闻、视而不见”,自然不会有言语的形成,即使有,也只限于日常生活中基本需求有关的极少数量的个别字词。

  第二种情况,患儿不能理解所听到的语言,不会对语音信息进行编码,这类患儿有些能正确地进行词句发音,但因为不了解句子的具体意义,在和他人的交往中,就表现为“镜像语言”或者“回声式语言”,即全部机械模仿所听到的任何语言。比如说,你问他:“你叫某某某吗?”他也说:“你叫某某某吗?”

  第种情况,有些孤独症患儿不会将语音信息和具体字词以及情景进行内在匹配,或者反过来,不全部理解具体字词的表面信息和内在信息。这种情况在高功能孤独症患儿中常常可以见到,比如,有的患儿的语言听起来特别“文绉绉”和书面化,“像个小大人”;有些患儿不能区分别人语言中善意的玩笑和嘲讽,也常常因为自己的选词不当而让他人很费解,甚至气恼。

  在这里提一下,以前有一种孤独症亚型叫“阿斯伯格综合征”(AspergerSyndrome,AS),这种语言特点是这种孤独症亚型的标志性特征之一。新的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及统计手册(DiagnosticandStatisticalManualofMentalDisorders,DSM-5)取消了“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说法,将其放入了“孤独症谱系障碍”的统称。

  这一类孩子甚至比普通孩子的词汇量更大,很多父母在孩子2-3岁之前并不觉得孩子有异常,甚至觉得比其他孩子“更聪明”、“记忆力好”,因为他们在很小的年龄就可以数数到几百,背整本的《三字经》、唐诗宋词,再复杂的路线走过一次就记得,坐过一次公交,就可以按顺序背出所有的公交站名……

  第四种情况,有些患儿除了前面三种情况外,在具体字词的发音表述上也存在问题。比如,有家长发现孩子说话像“机器人一样”,全部没有语调的转换。

  除言语沟通存在问题外,孤独症患儿同时也存在非言语沟通困难。举个例子,一个不是孤独症,但先天聋哑的儿童,他虽然不能用口头语言和他人进行交流,但是却可以学习手语,即使不会手语的幼儿,他们也会用各种身体语言来尝试和他人沟通。

  如果看到一个新奇的事物,他们会有以下的典型沟通行为:拍拍妈妈(或者拉着妈妈的手)的同时看向妈妈,然后回头去指向他想要妈妈的那个事物(比如,路边的一只小花狗或者天上的飞机),后还会再回头看向妈妈的脸以确认妈妈的表情。这个过程简称“一拍二指三看”,有个专业的术语名称,叫“共享注意”(jointattention)。而国内外大量研究的结果则显示,孤独症儿童存在共享注意缺陷,他们不仅存在主动发起的共享注意缺陷,还存在被动共享注意缺陷,即当别人指向一个物体,想要孩子一起关注的时候,他们通常难以顺着他人手指的方向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