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自闭症恋人历经考验终成眷属

在线预约 | 问答医师      进入医师答疑区     来源:河南省医药科学研究院附属医院

  自闭症人士能克服相处中的一些困难,成功的表达出爱吗?就让我们带着这些疑问走近这一对历经考验终成眷属的恋人吧!

  秋日初遇化学天才

  大学生杰克·罗比森自小就认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因为他无法轻易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和克斯坦·林德史密斯相识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毫不掩饰地向一个人表达情感。除了克斯坦·林德史密斯,再没有其他人问过杰克的兴趣爱好,她知道他对化学感兴趣,知道他支持政治自由意志主义,知道他在厨房里制造小型无人驾驶飞机。看起来克斯坦就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倾听着杰克的诉说,但事实并非如此,克斯坦和杰克一样,都是患有自闭症的认知障碍青年。当两名自闭症患者相遇时,本应连沟通都存在障碍,但他们却奇迹般地相爱了,并克服所有困难让一切变为可能。

  2008年某个秋日,克斯坦在当时男友的介绍下认识了杰克。在艾摩斯特市一家咖啡厅里,男友巧遇他的朋友杰克,那天杰克一反常态地穿了身西装。之后她才得知,杰克之所以穿成那样是因为要上法庭。杰克是个化学奇才,在他的青春期里,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研制炸药,并在树林里进行爆破试验,希望能够因此得到专利,但后却被州警方和酒枪械管理署指控犯有多项蓄意爆炸罪。

  这是克斯坦榜首次见到杰克,直到第二年夏天,杰克才摆脱了所有的指控。与此同时,马萨诸塞州大学负责本科生化学项目的主任在报纸上看到杰克在家建立的实验室,感到无比震惊,随即将他招入大学。克斯坦当时的男友是杰克的同班同学,他愿意为杰克做品德见证人,因此他们三人经常聚在一起。

  表面看起来,杰克很聪明、口才也不错,但事实上,他不能察言观色和判断出自己说的话会对他人造成的影响,而这些也是一直困扰克斯坦的难题。如果克斯坦稍微留意下,应该就能注意到,杰克经常僵硬地呆着,讲话方式也和别人有所不同,并很少进行眼神交流。相反,刚开始时,她却只注意到杰克的父亲——约翰·艾尔德·罗宾逊。他是2007年的畅销书《看着我的眼睛》的作者,该书是他的自传,记录了他多年来身患自闭症的表现和生活。克斯坦总是和杰克聊起书中的一些情节,杰克对书中那些发人深省的故事再熟悉不过了,他能够了解父亲心里的感觉,了解父母离婚后父亲心中的那种绝望。

  找到真正灵魂伴侣

  在认识克斯坦之前,杰克也和其他女孩约会过,但均以失败而告终。克斯坦也曾有过两任男友,前一任男友性格外向,魅力超凡,深情款款,喜欢结识新的朋友。高三那年,她因为羡慕他能轻松地进行社交活动而接受了这段感情。恋爱后,男友成了克斯坦的社交教练。克斯坦在11岁时被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多动症,但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自闭症这回事。克斯坦和男友相信,只要经过一些练习和自闭症治疗,她也能像他一样适应社交。

  和克斯坦一样,杰克无法为了迎合别人而做出一些举动。相识后,虽然杰克不能读懂克斯坦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但他为她的笑容而着迷。杰克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给克斯坦看他喜欢的电视剧《绝命毒师》,该剧讲述的是一个化学老师后如何成为了冰毒制造者。晚上,当杰克和克斯坦的男友讨论自由意志主义者的立场时,他常会因为克斯坦很早就去睡觉了而感到失望。

  杰克和克斯坦两人都难以识别社交中的非言语标识,这为他们确定对方是否对自己有好感造成了更大的困难。克斯坦后来告诉杰克,在他没有向她表白之前,她一直在脸谱网上偷偷地关注他,尽管他很少发表日志。在一次电话交谈中,杰克突然想:“她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但他无法确定。杰克从不掩饰自己的情感,于是当即写信告诉了克斯坦自己的想法。邮件中极其简洁地描述了他们短暂的交往。后他问道:“克斯坦,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爱情吗?”克斯坦接到信后,便向男友提出分手,男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开始啜泣,说她无法解释,只是感觉到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灵魂伴侣。

  拥抱化解一切困难

  跟许多自闭症患者一样,杰克和克斯坦对一些身体上的接触会十分敏感,感到无从适应,这种情况会在不同的自闭症患者身上有着不同的反应。

  当克斯坦要给杰克按摩背部时,杰克的身体会蜷缩,并下意识把她推开。当杰克用手指轻轻地抚摸她的皮肤,克斯坦躲开了,因为她一直不喜欢这样的接触。克斯坦环抱着自己,向他示范,并告诉他:“只有这种深深地拥抱,才会让我感到舒服。”

  当克斯坦微笑地看着杰克,想亲吻他时,杰克却把脸转了过去,说:“我不是很喜欢接吻。”克斯坦只好退了回来。杰克这样告诉克斯坦:对他来说,亲吻就如同把自己的脸压在另一个人的脸上。同样,杰克也不喜欢牵手的感觉,那样会出汗,每次他们尝试牵手的时候,他总会有这种感觉。为此杰克感到无能为力,只能说对不起。

  对克斯坦来说,重要的是,这是她榜首次真正地在一段感情中感到舒适安心。因为她知道即使她做错了什么,杰克也永远不会离开她。

  一天,当她和一个同学谈论完脊椎动物解剖后,杰克说:“你真健忘,上次跟马特森聊这个话题时,他就已经感到很无聊了。”他只是提醒她,并不是想对她做出评价,主要是为自己能辨别出来马特森的反应而感到自豪。克斯坦问杰克:“那就是为什么他听着听着就会打哈欠吗?”两个人笑了起来。

  2011年秋天,她从寝室搬了出来住进他的公寓。尽管杰克对克斯坦打扫房间的习惯有些不适应,但当克斯坦用从街边捡回的塑料橘子、磁铁小火车和貂熊塑像装饰他的房间时,杰克并没有抱怨。克斯坦认为养只猫能让公寓变得更温暖,但杰克没有同意她的建议,后她也没有强求。她喜欢他的手,因为他手指很长、指节很宽。她觉得他是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有趣的。

  杰克经常夸赞克斯坦“你非常漂亮”,当克斯坦在厨房里做饭时,杰克喜欢从电脑桌旁远远地欣赏着她高挑修长的身姿和深色刘海下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对杰克来说,他很高兴克斯坦没有对他的社交能力提过多的要求,因为他和高中女友在一起时就常为此感到焦虑。有一次,杰克为没给克斯坦买圣诞礼物感到很抱歉,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她喜欢什么。克斯坦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耸耸肩说:“没关系!下次会告诉你我想要什么。”

  杰克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表露他们的关系,因为这让他感到不舒服,克斯坦很包容这一切,只是在私下里会要求多一些。杰克说,虽然他缺乏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但并不代表他不关心她。为此,克斯坦为他想到一个既直接又简单的方法,克斯坦对杰克说:“当我把手放到你腿上时,你就用胳膊搂住我的背。”

  对于自闭症患者来说,用言语或行动来表达爱几乎不太可能,但这并不等于他们没有爱的权利。杰克和克斯坦之所以相爱,正是因为他们了解彼此的感受,只要有爱,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

  杰克和克斯坦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可悲的是,还有许多自闭症患者不能顺利克服他们的心理障碍,不能融入社会,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照顾,等等。让我们多关心一下他们吧!

(实习编辑:潘炽彬)